购买彩票平台

购买彩票平台

当前位置: 主页 > 亚洲新闻 >

一位寒门学子的独白:教育返贫这辈子走不出去的大山!

购买彩票平台 时间:2019年11月01日 18:17

  甘肃28岁的杨改兰是他们村里唯一几个没有受过教育的年轻人,家里没有电视,更没有电脑,自己用的还是老人机,手机上面只有三个人的电话号码,和她为伴的就是家里17亩土地,还有嗷嗷待哺的四个娃娃,外面的世界对她来说是陌生的,她对外面的世界更是一无所知,闭塞,无知,迷茫,执拗,绝望,贫穷的阴云总是笼罩正在她们的生活中,像杨这样的家庭在贫困地区还有很多,要改变类似家庭的命运,教育对他们来说是唯一的希望,然而她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舆论一片哗然。若是四个孩子能受到良好的教育,哪怕是基础的教育,就能给她的生活点亮一盏明灯,因为在贫穷的农村,人们相信教育的力量,相信教育能改变他们的命运,越穷的人越相信,父母文化水平越低他们越相信。

  下面的事例发生在我自己身边,教育返贫,教育带给全家希望,不理性的选择高等教育,在越贫穷的农村越为突出。

  上大学在农村在地位越来越“高”,考上大学和从军以前在农村是非常荣耀的事,村里会集体欢送,像集会一样的是全村的大事。由于以往农村的孩子在读完大学,或者在家乡从事教书或者从事乡镇的公务员工作,在农村这是光耀门楣的事,更有些在外混出息了,更是不得了,“母凭子贵”家族因为有一个孩子出息,整个家族都觉得脸上非常光彩。

  农村人一般不愿意相信任何没有经过验证的事情,政府要推广新技术或者新政策,他们基本不相信,越是贫困的村子越不相信新的政策或者新的技术推广,在我们包抓的贫困村,越是穷的家庭工作越难推进,越是不相信政策。但是反面过来越穷的家庭越相信教育能改变命运,因为他们看到了身边明显的例子,村里谁家的娃子在哪里念书,念完书一个月挣好几千块钱,他们几乎如数家珍的跟我们说起来。

  我本人是大学毕业在行政部门实习,多次下乡进行精准扶贫,他们看我年龄不大,就跟我聊起念书的事。八十多的老奶奶拉着我的手说:“我孙子也是大学生,在西安念书你们认识不”。跟我说了好多关于他孙子的事情,看到他们家里人殷切的期盼,我对老人的孙子所上的大学也有了初步的判断,三本高等院校。

  孩子暑假没有回来家里,他父亲说娃子在外面打工,说是村上打工的在工地里叫去打零工,一天一百块呢,回来在家也没

  事,他自己还能挣点学费。一家人辛苦的种了20亩地,勉强支付家里开销和孩子上学。今年我们这里天气异常干旱,种的烤烟基本减产一半以上,家里本来指望买了烟叶凑学费,今年又指望不上了,只有把家里的粮食买一些凑学费。

  农村人只相信经过验证的事情,比如去年谁家种的玉米种子好,今年就都买那家的种子,教育改变了他们身边人的命运,他们就相信这个。高等教育距离他们很遥远,何况是高等教育的通货膨胀,距离他们更加遥远,他们认死理,念书就是好事就是不用再下地干活唯一的希望。

  但是自从我们的大学教育扩招之后,大学不再是精英教育的象征。过去穷人唯一能够通过科举考试翻身立命的机会都被堵上了,何况今天教育的现状,越穷的孩子改变命运的机会越小,如村子里赤贫的贫困户,更是难上加难。

  由于我本人所处环境,我对这种家庭熟悉。下面这是身边的事实。咱们来计算农村城镇周边普通家庭的收入,男性劳动力掌握一定建筑技术的工人,建筑工地务工是200元/天,女性劳动力一般是80元/天,女性务工需求非常小暂不计算。计算男性:建筑工地工作根据天气影响较大,假设该年高温下雨共计耽误30天,过年期间建筑工地开工在正月十五以后,过年算耽误15天,走亲戚重要事情耽误5天,假设该年不生病,一年按365天计算。则有如下:

  成立的基础是:连续四年家里任何人不生大病,家庭没有大的事情发生,建筑行业稳定的有活干,才能保证两个孩子顺利读完大学。

  四年共计花费:45250x4=181000元、最低的计算标准要花费18万元,对于农村家庭来说是个非常大的数额。

  教育支出占家庭总收入达到42%之多,可以说孩子上学严重影响了农村普通家庭的生活,这个计算过程实际是按照家庭无任何其它的突发事件来计算,国外的正常教育占家庭收入比在10%-15之间%。

  为何教育在家庭的支出比如此高,根本原因是不理性的选择高等教育,给家庭带来沉重的负担。在我们县城的政策是这样的,县城和市上都办有职业中学,中专班的学费一学期658元,每学期有国家教育补贴750元,学技术开设有建筑班汽修班艺术班等一系列的专业班,还有相应的大专班,但是大专班级的收费相对高,但是和高等教育的天价费用比较还是很便宜的。在农村人眼里,这不靠谱,宁愿多掏钱让孩子去外面上贵的学校,国家在贫困地区大量的建设高等职业技术学校,目的就是解决贫困地区学生教育问题 ,但是大部分人还是不相信这样的机会和学校,导致越不相信越贫穷。一项国策真正的走进老百姓的心中是需要经过很多人失败和错过之后,才能走进基层,走进农村。

  在我国大多数农村,孩子读大学是梦想,三本院校的高等教育是大多寒门学子的归宿,究其原因是本身的教育资源匮乏,教学基础设施保障不完善,高中阶段普通的家庭孩子基本就不可能有补课上学习班开小灶的机会,不排除有刻苦学习考上一本二本院校的学子,但是主体还是三本的居多,两个孩子的家庭往往不会厚此薄彼,有一个上大学第二个一定少不了,现在的高考,只要你参加总能找到一所适合自己的大学。

  寒门学子对于大学基本是一无所知,报考志愿就看着高校的名字填了志愿,多数是听村里出去上过学的说的,或者打工的亲戚说的,越穷的人越没有朋友,这句话在贫瘠的农村更现实。让孩子上大学是整个家庭的梦想,是否能改变命运不管,我们一家人先拼死拼活的给你挣钱。在农村家长常会说:“娃子你只要好好念书,你爸你妈再苦再累都高兴”,念书就这样有了神圣的力量,读书改变命运,读书走出大山,读书走出农门,从小就像一个梦想,一直指引者寒门学子。

  考上大学那一刻起,他们就肩负上一辈鲤鱼跃跳龙门的期盼。期盼的大学的到来,家庭的状况更加艰难,孩子去了大城市见大世面,但是农村孩子天生的自卑和倔强让他们会变得难以适从。

  高成本教育投入不能换来成正例的回报,这种现象在农村屡见不鲜,“攀比、嫉妒、读书荣耀、补上辈子的知识、迈出农门”让父母竭尽全力让孩子读书,有些家庭甚至倾家荡产只为孩子读书,但是孩子毕业后往往难以反哺家庭。造成部分家庭因学返贫,越念高等教育的书、越贫穷、越难在大城市立足、越不想回到赤贫的家乡。

  记得我家里当时为了我和哥哥上学,父亲想尽办法挣钱,从我和哥哥上高中起,屋里的开销就变大了,那个时候我们山里钱还不好挣,大部分劳动力外出务工,父亲在家做木匠,不分昼夜的劳动,父亲的头发就在短短的几年掉的不多了,每天都在加工厂子里,基本不迈出那个小圈子,父亲变得越来越孤僻,就是为了给我们挣钱上学,父亲完全没有了自己的生活。由于长年从事木匠活,手上的老茧太厚,经常用刀子割,有时候用热水泡的发白,用刀片割起来,最难受的是冬天,由于老茧厚,冬天天冷容易开裂,大拇指最明显,裂开的茧子能看到里面的真皮层,也是父亲手唯一看到光滑的地方,但是这是最疼的时候,一干活一不小心就会出血,试了很多办法都不行,父亲就用家里的猪油涂在上面,他说涂这个不疼!

  背负家里经济的重担和压力,父亲从来没有歇过,那几年,过年三十和初一,家里都还要干些零碎的活,初二就开工了,为了挣钱让我和哥哥读书。从来都不敢生病,不敢耽搁,有雇主让干活,总是加班加点干完,记得每年寒暑假在家干的最多的就是扛木头,一百多斤的木头甚至更重的,我和哥哥在家扛,开学时候肩膀经常是破的,破了皮肩膀上结了痂碰都不敢碰,一碰痛的钻心,父亲长年干的都是这样的工作,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容易,辛苦如此,就为了让我们好好学习,我俩是我们村里最早的两个大学生,哥哥读了研究生,我读了一本大学,父亲走到哪里和别人说起孩子都是高兴的,自信的,看到父亲因为长年的劳作变形的手,和疲惫的身体,不禁心酸!我们家在村子还算比较好的家庭,我们两个孩子读书用的父亲的血汗钱,读完书至今为止,还没有开始反哺家庭,只是自己收入能管住自己,在大城市立足的压力更大,自己仅能自给自足,谈何反哺家庭。

  但是村里很多家庭的孩子,上着三本院校,付着高额的学费,家里唯一的希望还是如此,看着他们的父母辛苦的劳动,现在房地产不景气,外出建筑工地打工的都回来了,还要供孩子读书,看着他们的家长每天累的精疲力尽,就靠喝点酒来缓解疲劳,每天劳动完就喝酒,高度数便宜的酒在农村很畅销,但是为了孩子读书他们有希望,跟他们聊起来,虽然疲惫,但是脸上有光彩,农村人朴实,有一点好事都会表现出来,常说起:“我不知道娃子念的啥,只要他好好念,我就再累点都行,嘿嘿一笑”晒得黝黑的脸庞上看到希望的光芒!每每看到他们关于读书的希望,我总是隐隐的作痛,不是我怀疑高等教育的水平,但是这种高额的高等教育不适合这样的家庭,这样的资源结合是不匹配的,这样错误的义无反顾的就为了读书而读书,读完书咋办,读完书面临巨大的就业压力,家长说:“他念完我就不管了,我就好好歇几年,等着给带孙子”,读完书何去何从,我自己也面临这样的问题。

  是否能够反哺家庭,贬值的高等教育,收着巨额的学费,抽光了农村人用血汗换来的钱,用光所有的养老钱,付出最辛苦的劳动供孩子读完大学,身体和精力都开始走下坡路,但是贫穷的孩子很难实现他们所谓的“跃龙门”的期盼!

  说了这么多,高等教育带给我们家庭的真正实质是:“有了脱贫致富的梦想”,虽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们有希望,而且还正在变化!虽然高等教育在不断的贬值,但是我相信每一个寒门学子都应该有一份坚强。相信奋斗的力量,相信自己在相对公平的竞争的环境下不会输给别人,唯有努力才是改变宿命的关键!

  个人认为:从农一代迈向真正的城里人,我们需要两代人三辈子,真正的走出大山是每一个山里孩子的梦想,但是山里孩子真正的离开山的时候心里就开始不踏实,离开山感觉失去了依靠,在外的山如何美好都比不上家门口一望而去的那个山头,归乡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熟悉的山头,感觉心里就踏实了,山 是我们的依靠。我们离开山,山站在那里看着我们走远,不断地走远,到最后山也看不见我们,但是我们还记得我们是山里的孩子,走的再远还记得家里的山头。

  在农村,教育虽然使大部分家庭因此返贫,但是教育带给他们的希望比他们积攒的十万甚至二十万养老钱踏实;

一位寒门学子的独白:教育返贫这辈子走不出去的大山!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一位寒门学子的独白:教育返贫这辈子走不出去的大山!
  本文地址:http://www.qmrcz.com/yazhouxinwen/11011532.html
  简介描述:甘肃28岁的杨改兰是他们村里唯一几个没有受过教育的年轻人,家里没有电视,更没有电脑,自己用的还是老人机,手机上面只有三个人的电话号码,和她为伴的就是家里17亩土地,还有...
  文章标签:亚洲新闻周刊杂志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